昆腾交易有限公司

年少读不懂王熙凤,读懂时尽是江湖人生

发布日期:2022-08-24 23:04    点击次数:170

图片

少年时初读红楼,印象最深的还不是黛玉和宝玉,印象最深的是凤姐。

每当凤姐出场,仿佛一派锣鼓齐天的景象,热闹非凡,简直如同戏剧里最高潮的那部分:生、旦、净、末、丑一一粉墨登场,各色人等唱、念、做、打你来我往,江湖的人情往来、快意恩仇、杀伐决断、人性的算计和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己,尽在谈笑风生之间,把酒饮血,心机算尽,踏过荒骨,看不见的背后,是深重的孤独和凄凉。

如金庸说: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是。因此,世界洪荒,荏苒而逝。江湖夜雨,岁月河山,时间是永恒的旁观者,有多少繁华满枝,就一定有多少秋叶飘零。

凤姐虽身为女流之辈,但在红楼江湖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网中,在应对一干皇亲贵胄的人情往来,运筹帷幄中,她身不由己地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头上三层公婆,当中兄弟姊妹、叔侄妯娌,下面婆子丫头奴仆,外面皇亲国戚、王侯将相、道僧尼姑、市井野人中,勉力支撑,聪明算尽,做到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其杀伐决断、处乱不惊、明断务实的手段即便是男性也望其项背……

但是,就如同曹翁在判词里所预言的那样:“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在红楼女儿中,王熙凤绝对算得上是世间少有的绝色美女:“一双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在“协理宁国府”一回中,贾珍夸赞凤姐“从小大妹妹玩笑时就有杀伐决断”。

在秦可卿殡礼中面对宁国府的涣散局面时,王熙凤运筹帷幄,对症下药,定造册簿,将大小事务安排得妥妥当当、井井有条,“不论大事小事,皆有一定时刻”,一切张罗款待、送往迎来皆是王熙凤一人周全应承,不仅没有一点“错缝儿”,反而“筹划得十分整齐,于是合族中上下无不称叹”,凤姐之心机谋略可见一斑。

同时,她也是一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做事既有规律性又有计划性,分工明确、有条不紊,难怪秦可卿称赞她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能不过你”。

但即使是这样的角色美女,这般的聪慧玲珑,却又如何落到最后众叛亲离的凄凉结局呢?你看当她病重之后,“邢王二夫人回家几日,只打发人来问问,并不亲身来看。贾琏回来也没有一句贴心的话。”

图片

在她奄奄一息时,平儿央求贾琏请大夫医治,贾琏却啐道“我的性命还不保,我还管她么”,凤姐只能“眼泪流个不尽”。到最后,甚至不得不将自己唯一的亲生骨肉——巧姐托付给当初接济过的平民百姓刘姥姥。

凡人在江湖,必有靠山,否则寸步难行。难道凤姐的靠山不够强大?非也。凤姐最大的靠山便是娘家——王家。诸位且看凤姐的出场:“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这是何等的声势和气派,雍容华贵,神情自信而从容。王熙凤的娘家如何富有:“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且具她本人怼贾琏时也曾经说:

“别叫我恶心了。你们看着你家什么石崇邓通。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过一辈子呢。说出来的话也不怕臊!”王熙凤有叔叔王子腾,初时任京营节度使,经过一系列的军功累积,后来又升至九省检点,兵权在握。在元妃省亲的时候,王熙凤说过,她们王府也接过驾。她爷爷那个时候专管六国朝贺的事,也就是其他国家进贡的东西首先是要经过她们王家的手。自此,可见王熙凤行走江湖之靠山。

在贾府,王熙凤深得贾母的信任和欣赏。也因为贾母的欣赏和提拔,凤姐成为荣府的当家主事,而且,还毫不掩饰地给她过生日:让一家子人出份子钱,为了凤姐的体面,还特意让尤氏操办,就是要让大家明白,身为贾府的最高精神领袖,她对凤姐的疼爱之情和护佑之心。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副好牌,聪明一如凤姐,又是如何落到后来操办贾母殡葬的时候,竟然因为银子掣肘,勉为其难地对老婆下人们低声下气起来,不顾面子,发出“大娘婶子们可怜我罢”的哀音!

仅仅是因为“凡鸟偏从末世来?”吗?那么平儿如何不曾如凤姐那般落到最后的凄苦境地?又或者仅仅因为江湖险恶,人心难测,那么就连袭人也仍旧能够平静苟安?

红楼江湖之凤姐,之所以落到最后的可怜可悲境地,与她本人的品行息息相关,说白了,就是她咎由自取。

图片

一、为人过于心狠手辣,贪利忘义。

王熙凤的心机和狠毒在逼死尤二姐一事中一览无余。贾琏在贾珍贾蓉父子的撺掇下,背着王熙凤,偷偷的娶了尤二姐做妾。王熙凤发现这件事以后一方面极尽奉承之能事,把尤二姐骗进荣国府。

另一方面,她大闹宁国府,把贾珍贾蓉父子以及尤氏骂得个狗血喷头,跪地求饶,又暗中晙使被贾琏威逼利诱退婚的尤二姐的未婚夫张华去告状,把囯孝(老太妃之死)、家孝(贾敬之死)之际偷娶的贾琏及其同伙贾珍、贾蓉放到火上烤,直到把贾琏等一干人搞得头昏脑涨惶惶不可终日。

蛇蝎心肠地折磨尤二姐,最恨毒的是,竟致使庸医打掉尤二姐腹中已经成型的男孩,逼迫尤二妇吞金自杀。而报复得逞的王熙凤为了保密,竟然唆使来旺儿杀掉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张华。幸亏,来旺儿阳奉阴违,溜达了一圈回来,并没有杀死张华,为贾府后来被泼皮倪二诟告官府埋下了伏笔。

王熙凤贪利忘义可恨到令人发指。大财主的女儿张金哥已经许配给了李守备的儿子,聘礼都收了。后面金哥去寺庙里进香,被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看中。金哥的父母贪财,找关系找到王熙凤,王熙凤以贾琏的名义修书一封,给到守备的上司,强压着守备退亲。

金哥知义多情因父母退婚上吊自杀,守备的儿子投河自杀,不负妻义,为了三千两银子,“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不期害死两条人命,且后来更是不以为戒,反而更加胆大妄为。

另外王熙凤还放“印子钱”盘剥获利、逼死鲍二家的,对丫鬟众人更是心狠手辣。王熙凤过生日,家里撇下贾琏和鲍二的老婆鬼混,让小丫头放风,被凤姐发现后,先是喝命平儿:“叫两个二门上的小厮来,拿绳子鞭子,把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那小丫头子已经吓的魂飞魄散,哭着只管碰头求饶。

接着“扬手一巴掌打在脸上,打的那小丫头子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这一下子就是两个耳光,不仅如此,后面王熙凤又说“烧了红烙铁来烙嘴”,最后又是“说着,回头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向那丫头嘴上乱戳,唬的那丫头一行躲,一行哭求……”王熙凤可恨之处在于她没有信仰,不相信“因果报应”, demo这种人不单单可恨,更是可怕。

图片

二、为人处处掐尖要强,不肯低头示弱,权利欲和表现欲太盛。

元妃省亲之后,“且说荣宁二府中连日,真是人人力倦,各各神疲。又将园中一应陈设动用之物,收拾了两三天方完。第一个凤姐事多任重,别人或可偷安躲静,独他是不能脱得的;二则本性要强,不肯落人褒贬,只扎挣着与无事的人一样。”

王熙凤之可怜处在于她根本不懂得审时度势,不懂得凡事不可过于要强,她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争强好胜、虚荣张扬,容不得别人说一个不字,太想要面面俱到,反而处处树敌,表面上看她全身披挂盔甲,八面威风,其实活成了靶子,因为她浑身都是捶窝。

宁府秦可卿辞世,贾珍央请凤姐料理丧事,头绪繁多,凤姐从早到晚忙的脚不点地。每日“卯正二刻”便过宁府来。“里面凤姐见日期有限,也预先逐细分派料理;一面又派荣府中车轿人从跟王夫人送殡,又顾自己送殡去占下处。目今正值缮国公诰命亡故,王邢二夫人又去打祭送殡;西安郡王妃华诞,送寿礼;镇国公诰命生了长男,预备贺礼;又有胞兄王仁连家眷回南,一面写家信禀叩父母并带往之物;又有迎春染病,每日请医服药,看医生启帖症源药案等事,亦难尽述。又兼发引在迩,因此忙的凤姐茶饭也没工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刚到了宁府,荣府的人又跟到宁府;既回到荣府,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凤姐如此,心中倒十分欢喜,并不偷安推托,恐落人褒贬;因此日夜不暇,筹画得十分的整肃。”

凤姐这里忙着宁府、荣府,心里还记挂着贾琏护送黛玉的行程。你看“凤姐见昭儿回来,因当着人未及细问贾琏,心中自是记挂,待要回去,争奈事情繁,一时去了恐有些失误,惹人笑话。少不得耐到晚上回来,复令昭儿进来,细问一路平安信息,连夜打点大毛衣服,和平儿亲自检点包裹。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儿。又细细吩咐昭儿“好生在外小心伏侍,不要惹你二爷生气,时时劝他少吃酒,别勾引他认得混帐老婆,回来打折你的腿”等语。赶乱完了,天已四更将尽,总睡下又走了困,不觉天明鸡唱,便梳洗过宁府中来。”

各位且看看这女强人可是好当的吗,基本上是一刻不得休息,事事力求尽善尽美。就连日常装扮也要极尽奢华,尽显尊贵,张扬跋扈,这样的王熙凤,又怎么可能容许自己轻易放下身段和姿态?这简直是战士一样地披着战甲活着,始终辛苦端着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戴着一刻不能轻易放下的沉重面具,做人又岂能不耗费心神,疲倦损累呢?

王熙凤之“放印子”钱盘剥获利真的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吗?作为贾府的管家,时时处处都面对“入的少,出的多”的局面,王熙凤对钱财明显地比其他丫鬟小姐更为敏感,也更早意识到银钱在维持贾府日常运转的重要性。

你看凤姐冷笑道:“我也是一场痴心白使了。我真个的还等钱作什么,不过为的是日用出的多,进的少。这屋里有的没的,我和你姑爷一月的月钱,再连上四个丫头的月钱,通共一二十两银子,还不够三五天的使用呢。若不是我千凑万挪的,早不知道到什么破窑里去了。如今倒落了一个放帐破落户的名儿。既这样,我就收了回来。我比谁不会花钱,咱们以后就坐着花,到多早晚是多早晚。”这些都说明了王熙凤作为一个当家人的不容易。早就在拆东墙补西墙了。

第五十五回探春理家时,凤姐就向平儿笑道:“你知道,我这几年生了多少省俭的法子,一家子大约也没个不背地里恨我的。我如今也是骑上老虎了。虽然看破些,无奈一时也难宽放;二则家里出去的多,进来的少。凡百大小事仍是照着老祖宗手里的规矩,却一年进的产业又不及先时。多省俭了,外人又笑话,老太太、太太也受委屈,家下人也抱怨刻薄;若不趁早儿料理省俭之计,再几年就都赔尽了。

这个打肿脸充胖子的管家,做的是何等可怜委屈为难!里里外外出出进进,难得可不是当家的?贾政不善庶务,贾赦声色犬马,宝玉痴玩混闹。王夫人吃斋念佛,邢夫人只知婪取财货。奈何凤姐一人机关算计也最终无计可施。但是,饶是如此,还需应付宫里太监们的索贿。

第72回,夏太监府打发一个小太监来贾府说话。凤姐叫贾琏藏起来,自己出来应事。那小太监便说:“夏爷爷因今儿偶见一所房子,如今竟短二百两银子,打发我来问舅奶奶家里,有现成的银子暂借一二百,过一两日就送过来。”凤姐只得叫平儿佯装用首饰当了银子。小太监走后,贾琏出来说道:“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

图片

三、对替自己办事的心腹不能做到真诚以待,以德服人。

且看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评价凤姐:“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我们二爷也算是个好的,那里见得他。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他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他。皆因他一时看的人都不及他,只一味哄著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喜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下人,他讨好儿。估著有好事,他就不等别人去说,他先抓尖儿,或有了不好事或他自己错了,他便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来,他还在旁边拨火儿。如今连他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说他'雀儿拣著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张罗’。若不是老太太在头里,早叫过他去了。”

当兴儿听尤二姐说她要去找凤姐,连忙摆手“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她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她不过。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她的对手!”

从兴儿的评价可以大体知道凤姐为人的苛刻和刻薄。

凤姐的心腹小厮旺儿,面对凤姐想要对张华治死以剪草除根,保住自己的名声,永绝后患时,旺儿领命出来,回家细想:“人已走了完事,何必如此大做?人命关天,非同儿戏。我且哄过他去,再作道理。”因此在外躲了几日,回来告诉凤姐,只说“张华因有几两银子在身上,逃去第三日,在京口地界,五更天,已被截路打闷棍的打死了。他老子唬死在客房,在那里验尸掩埋。”凤姐听了不信,说:“你要撒谎,我再使人打听出来,敲你的牙。”自此,方丢过不究。

就连对平儿也无非是“一则显她的贤良,二则又栓二爷的心。”更何况平儿善良,从不挑三窝四的,一味的忠心赤胆扶持他,因此才勉强容下。

即使是平儿这样温文良善的好姑娘,凤姐也是随时的作威作福,无所顾忌。王熙凤过生日,贾琏和鲍二家的偷情,被王熙凤撞见:“凤姐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回头就打了平儿一巴掌。”接着王熙凤堵着门骂:“……平儿过来,你们娼妇们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儿你哄我!”“说着又把平儿打了几下,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

由此可以想见,凤姐对自己贴心的丫鬟平儿都能够急赤白脸地如此翻脸不认人,毫无怜悯之心和平等尊重的意识,谁还能在关键时候为她赴汤蹈火,赤胆忠心呢?在发现贾琏床铺中有女人的长发时,平儿选择了隐瞒下来。很多人都认为平儿是为了保全这个家,其实不然,她只是怕告诉了王熙凤之后她会迁怒于自己,她对王熙凤更多的是怕和恨,忠心二字不过是无奈的屈从。

一个主子,或者说领导,如果对下属不能以德服人,不能以心换心,时时拿出上级的做派来,权谋、心计、威吓、颐指气使,完全不似黛玉和紫鹃那样,仿佛知己好友,坦诚而真挚地肝胆相照,让下属时时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就怨不得在关键时刻,虎落平阳之时,下属上行下效,明哲保身,乃至落井下石。

铁槛寺一回,老尼静虚撺掇王熙凤拆解张金哥与守备公子的婚事,王熙凤见钱眼开,“你叫他拿三千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办这趟差使的人,也是旺儿。但最后,也是旺儿,把王熙凤唆使之事尽皆供出,致使凤姐身陷牢狱之灾。

图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即人心。卡夫卡在《城堡》里说到,“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而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就哭啊,抓啊,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

江湖之于凤姐,宛若一个深不可测的丛林之于一个未经世事的毛头丫头。

王熙凤做贾府的CEO时,年岁不过二十。想想当今二十来岁的女子,哪个不是玻璃心少女心?因此,她的一路张扬跋扈,只知登高望远,率性而为,又何尝不是未经世事的少年心性呢?加之她文化底子浅薄,就算她人情练达,又怎会明白 “天之机缄不测,抑而伸,伸而抑,皆是播弄英雄,颠倒豪杰处。”“攻人之恶毋太严,要思其堪受;教人以善毋过高,当使其可从”、“凡盛则必有衰,不可不预为之计”“得意时须早回头,拂心处莫早放手”的处事禅机呢?

因此王熙凤的可悲处在于她有小聪明,却无洞察世事的大智慧和对人对事基本的包容和悲悯。读书识字不多的局限大大限制了她做人处事的格局和境界,注定了她“很不该略见些风波就改了样子,他若这样没见识,也就是小器了。”

设想如果她有黛玉、宝钗、探春的识文断字和文化底蕴,绝不会如此轻易地狠辣出手“杀伐决断”,以她的个性也不会在经受打击之后很快地穷途末路,轻易就低头服输。

也许正是因为她娘家也是身世显赫,大概从小也是父宠母爱的,一路走来,太过顺畅,所见之处都是巴结逢迎的嘴脸,从未经过挫折和打击,是以贾母的丧事上,面对各方掣肘,就让心高气傲的阿凤:“这几日竟支撑不住,也无方法,只得用尽心力,甚至咽喉嚷破敷衍过了半日。到了人客更多了,事情也更繁了,瞻前不能顾后.正在着急,只见一个小丫头跑来说:"二奶奶在这里呢,怪不得大太太说,里头人多照应不过来,二奶奶是躲着受用去了。"

凤姐听了这话,一口气撞上来,往下一咽,眼泪直流,只觉得眼前一黑,嗓子里一甜,便喷出鲜红的血来,身子站不住,就蹲倒在地。幸亏平儿急忙过来扶住,只见凤姐的血吐个不住。

在此之前,凤姐就已经因为小产亏损的厉害,却还想着“仗着自己的才干,原打量老太太死了,他大有一番作为。所以她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是否经得住劳神耗力的里外支撑,也想不到贾府亏空之后办理丧事的银子来源,也全然预想不到失去贾母强有力的后盾支持自己是否还能够一呼百应。

所幸,曾经有过一丝未曾泯灭的人性,因在富埒陶白之时对刘姥姥心存善念,接济过这个贫苦的老人,从而给巧姐留下了福报。

福出者福返,爱出者爱返。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人在江湖,逆境中若能坚守,热烈中若能清醒,得势时若能自持,懂得“弱徳之美”,懂浮生类雁,梦里乾坤。一切皆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如此,也许一切都会释然。

每读红楼梦,沉入曹翁泣血之江湖,掩卷之后,再翻卷,沉思作品里面的每个人最后的结局,思考里面每个人对待生命的态度,细读里面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方式,你会觉得,纵使你尚年轻,从未有历经繁华之境,从未有切身体会过尘声的喧嚣,从未有亲自和强悍的俗世过招,你仍旧可以基于阅读,以他人之人生经验和智慧启迪自己,以他日之江湖关照当下的江湖。

作者用自己的生命呈现给我们他体味过的人生,让我们看见那些“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是如何成为一个生命中不得不独自度过的冬天,然后你就会对一切心存善念,在有生之年的所有光阴里,懂得如何去接纳那些走进你生命里的每一个人。

尽你所能,倾尽全力地认真生活,从容应对,在有生之年的每一天,该怎样对待当下,对待朋友,对待你有生之年的每一天,以宽容,以慈悲,以豁达,以包容,以善良、以友爱。

作者:唐玉梅,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